AHEC 主頁
可持續性
持續生產
生物多樣性
採伐及再生
森林管理規則
減少廢物
何謂認證
認證的進展
認證的挑戰
生命週期分析
失去的一環

  Rupert Oliver [1] 認為產銷監管鏈仍然是限制推行森林認證的主要因素。

概要
本文以兩個研究個案解說,為何產銷監管鏈是限制推行森林認證的主要因素。

個案一發生在賓夕凡尼亞州一家鋸木公司,說明木材加工廠從無數的小型森林私有者,買入原材料所產生的產銷監管鏈問題。這種情況在整個美國闊葉木生產區十分典型。

個案二是法國一個傢俱製造商。它解釋了產銷監管鏈在運作上的要求,如何與全球化浪潮背道而馳。全球化大大增加供應鏈的複雜性,及加重公司的成本壓力。

文章的重點指出,產銷監管鏈在農業等其他行業中得以成功運作的條件,卻偏偏沒有在林業中出現。這些條件包括消費者是否願意付出高價購買可以追本溯源的產品。

本文認為,為木業界發展產銷監管鏈作出努力是值得的,長遠有助進一步改善木材的市場形象。

要令產銷監管鏈成功運作有兩個因素,其一是靈活性,就是因應林業的不同情況及供應鏈的種種特性,容許有多種創新的認證程式及機制。其二是將這些程式聯繫起來,達致互相認可的目的。

森林產品的認證,在鼓勵可持續發展的森林管理及改善闊葉木產品市場開放方面的潛力,已有不少文章記述。理論很簡單,只要有一個可靠的系統能證明木制產品來自妥善管理的森林,便可消除人們一直認為木制產品與砍伐森林息息相關的成見。同時,由於對森林認證有需求,亦可鼓勵森林擁有者改善管理。

說了很多理論,實踐更為複雜。過去 10 年在這方面已有無數的會議及討論。林業管理公會 (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 ,簡稱 FSC) 、美國森林與紙業協會 (AF&PA) 的「持續林業行動」(Sustainable Forestry Initiative ,簡稱 SFI) ,以及「森林認證認可計畫」(Program for Endorsement of Forest Certification ,簡稱 PEFC) ,付出不少努力推廣,但經認證的森林仍少於全世界森林總面積的 7% 。那麼有限度的森林得到認證,部分反映出在何謂良好森林管理的問題上未能達致廣泛共識。關於「可持續發展模式管理森林」的定義,及各種認證計畫的可信性的問題上,森林擁有者與環保人士經常有激烈的辯論。

但這只是問題的一部份。另一個主要障礙,是追蹤及認證在供應鏈,即「產銷監管鏈」上每一個環節,以便向顧客保證,產品所用的木材,或者木材的特定部份,是來自已認證的森林。最近一篇刊登在《木材科學研究學會期刊》(Journal of the Institute of Wood Science) [2] 的文章,對問題的輕重有所啟示。這篇由 Buckley 及 Ansell 撰寫的文章,提到木材供應鏈上兩個相連的個案研究。其一是賓夕凡尼亞州一家大型鋸木公司;其二是位於法國木工中心旺代的一所傢俱製造廠。

購自無數私人森林擁有者
個案一的研究,闡述了木材加工廠在產銷監管上面對的困難。它們從很多小型森林私有者買入原材料,這個情況在美東及西歐相當普遍。那家在賓夕凡尼亞州的公司買入幾種主要品種的原木,包括橡木,供應給一所鋸木廠及一所規格材廠。規格材廠生產一定尺寸的板材及層積材。那家公司跟大多數美國闊葉木鋸木廠一樣,對森林並沒有擁有或控制權,只靠方圓 25 至 100 哩範圍內的本地供應商供應原木,運輸成本較低,另外又從大約 800 個小型森林私有者買入材料。鋸木廠亦向其他 40 家小型鋸木廠買入鋸材,以增加自家產品,由每年的 94,000 立方米增至 118,000 立方米。因此可以肯定,這些小型鋸木廠是從州上 50 萬個私人林主中至少 1,000 人買入木材。

該公司亦買入一些俗稱「閘口木」的原木,在美國很普遍。「閘口木」是指由獨立伐木承包商或承運商在鋸木廠閘口前出售的原木,這些木材源自一個或多個森林,買家未必知情。獨立的伐木承包商是「可持續發展森林行動」 (SFI) 的主要目標,參與該計畫的機構必須支持伐木人認證計畫及其它教育行動,向非工業用森林的主人推廣良好的管理做法。不過,這並不代表林地會因此得到認證。

目前,在賓夕凡尼亞州只有少於 1% 的私人林主,他們的森林獲得正式認證為以可持續發展模式管理。那家鋸木廠的位置,並不接近已得到 FSC 全面認證的聯邦阿列格尼國家森林,或該州的其他森林。不管怎樣,大型鋸木廠不能單單依賴已認證的州原木,因為購買木材的投標制度,產生很多難以預測的結果,供應能否持續下去。如果鋸木公司要維持競爭力,但該州的森林並未能符合混種木材及運輸成本方面的要求。

分隔木材的困難
即使有認證的原木,但要改變鋸木廠的操作方式,將已認證和未認證的木材原料在不同時間以人手分隔或大批次處理的方法徹底分隔,技術上亦難以做到,而且費用極為高昂。在鋸木廠及規格材廠的生產流程中,單單一條鋸濕木(乾燥前)分等線,便涉及104種分類工序組合。生產程式包括品種、等級、長短、闊窄和厚薄的分類,累積至一大堆才收集起來。因此,一堆分好的木材可能已經過多番替換,亦用上很多批不同的原木。在幹木分等線上,亦要額外分類,處理乾燥後的降級原料。若沒有大量的認證原木供應,這家鋸木廠要得到認證,便要雙重存貨、重複生產和工廠設施。

與全球化浪潮背道而馳
個案二發生在法國旺代區的一所傢俱製造廠。它說明了產銷監管鏈的運作要求,怎樣與林業的持續發展浪潮背道而馳。全球化大大增加國際貿易網路的複雜性,而國家林木業則利用比較優勢而專注於不同方面的木材加工。Buckley 及Ansell研究個案中的製造廠,就如歐洲很多傢俱廠一樣,運作更似一家裝配廠,從最具競爭力的供應商買入製成及半製成組件。全球化亦大大加重競爭壓力,甚至將最後製成品的價格抬得更高,品質要求更高。

法國旺代並不是生產闊葉木的主要地區,因此要靠進口木材。那家製造廠並沒有鋸木設施,因而不能買入認證的原木。他們主要買入美國橡木鋸材及預設大小的規材,因為可以源源供應及分了等級。為了配對鋸材,他們亦買入美國橡木皮及鑲邊木條。美國橡木鋸材的貿易鏈牽涉很多中間人,其中包括法國或比利時的歐洲進口商;有時是加拿大的出入口商;或是美國一個木材堆置場;美國的鋸木廠主;至於無數供應原木給鋸木廠的私人林主,更不在話下。木皮貿易的流程同樣複雜,至少牽涉兩個中間人,涉及三個的更為常見。舉例說,在加拿大切割的美國原木木皮,通常輸往德國,然後再出口至西班牙進行加工成鑲邊木條卷軸,最後輸往法國。由於製造商為確保品質而需要從廣泛的森林源頭挑選原木,往往令木皮的認證非常困難。

認證倡議者無視困難
倡議森林認證的人傾向于不理會這些困難。他們列舉證據證明產銷監管鏈系統正有效運作,FSC認證計畫便是其中一例,也有一些例子是森林產品較易獲認證及追溯源頭,例如,大量木材原料是來自同一個林主的大片林地,及生產的都是一些種類有限和較為簡單的產品。這樣,有關機構便可從規模經濟及簡單的連鎖貿易中獲益。不過,在木材業界,這些情況並非必然。

事實上,其他行業已廣泛引入產銷監管鏈系統。舉個例子,當發生食物恐慌時,食品公司和農民便會設法從食物供應鏈,由農場至餐桌的每個環節,去追蹤及驗證。在林業界,零售商要求食品供應商按照嚴格的生產過程辦理,愈來愈多公司興起協助農民追蹤農作物資料。新的擦咭系統正在使用,可以把使用的化學品或種子等資料自動儲存下來。

林業介面對的特別挑戰
不過,一些令產銷監管鏈在農業中成功運作的誘因,卻沒有在林業中出現。「天然」或「有機」的食品,食品公司及農民必定能取得高價,反映出消費者非常注重健康。但在木材業界,卻沒有同等的推動力,因為普遍的消費者不會關心森林是否能以持續發展模式管理,這個問題對他們來說是很遙遠。因此,林業界的研究指出,消費者或零售商很少願意付出額外的金錢購買認證產品,不會令人感到意外。與森林產品不同,大部分的食品都是由大型的零售公司直接售予公眾,對認證產品的需求,很大程度是由零售商的採購政策引起。相反,大部份的木材製品只在建築地盤使用,那媢奰藿猁疑鰝`,並非顧客的首要。

浪費時間?
這些困難令很多木業界人士得出結論:努力推行產銷監管鏈認證制度,可能是浪費時間。不過,這個想法似乎太短視了。公眾會把木材的使用聯想到森林的破壞,很少人會反對公眾這個聯想確實對木材產品市場造成影響。也沒有人異議產品標籤制度的有效性及對市場的影響。

技術的發展開始令到產銷監管鏈的各項程式更易進行。一些主要的認證計畫,不再需要將已認證和未認證的材料分隔,而是以某種會計方式計算原材料及產品流程來加以認明。FSC計畫已推行新的認證程式,產品只要貼上標籤注明已認證的原料在產品中所占的比例。此外,SFI亦正研究一些程式,容許木制產品附有標籤,列明最低比例的已認證進口木材。為了加工廠能長時間積存大小及等級不同的原木,SFI亦容許按照全年的消耗量來計算已認證材料的數量。由於木材貿易日益複雜,SFI將會承認其他國家的同等認證標準。PEFC亦讓一些參與的國家計畫,制定最能配合本地情況的產銷監管程式。例如澳地利PEFC正實行產銷監管鏈分組監管程式,減低小型加工廠的成本。

認證材料的供應有需要增加
不過,最終來說,要令產品標籤制度得以長期成功,關鍵在於大幅增加認證原材料的供應。如果認證工作能迅速擴展,使區內大部份主要木制產品得到認證,那麼,分隔未認證和已認證原材料的程式便會簡化,加工廠便無須大幅改動操作程式而能維持認證原木的生產量。

靈活性是森林認證及產品標籤制度成功的關鍵。為確保有足夠的認證原材料的生產,不論是分組認證還是分區認證,都必須靈活處理。為配合供應鏈全球化,全國及國際的認證計畫需要攜手合作,訂立程式去互相承認彼此的森林認證制度及產銷監管鏈系統。同時,亦要為解決產銷監管鏈問題的新方案留有空間。如果不能滿足這些條件,那麼,森林產品認證計畫便會失敗。供應鏈的經濟學理應如此。

---------------------------------------------------------------------------------------------------------------------

[1] Rupert Oliver是駐英國的獨立林業顧問。過去10年,積極參與有關可持續發展的森林管理模式和認證等問題的國際政策討論。他的客戶包括美國森林與紙業協會(American Forest and Paper Association)、美國闊葉木外銷委員會(American Hardwood Export Council)、歐洲紙業聯盟(Confederation of European Paper Industries)及英國木材貿易聯會(UK Timber Trade Federation)。

[2]《木材科學研究學會期刊》,2000年冬季出版,第15 冊第4號,<製造法國傢俱的美國闊葉木來源:產銷監管鏈個案研究>(Journal of the Institute of Wood Science, Volume 15, No.4, Winter 2000, “Sourcing US hardwood materials for French Furniture Manufacture: A ‘Chain of Cusotdy’ Case Study.”)


2006 AHEC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